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



  离婚后妈妈带着余曼一起过,平时还好,忙起来的时候就不想一些男女的事
情了。但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妈妈摸着旁边空荡荡的被褥,也渴望有
个强壮的男人能够满足她生理上的需求。有时也把女儿叫到床上,一起来玩一些
假凤虚凰的游戏,来填补下体的空虚。起初妈妈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在某天看
到余曼自己拿着假阳具插自己的蜜洞自慰的时候,就再也忍不住了。余曼也理解
妈妈一个女人的感受,习惯了和妈妈一起自慰的行为,每次都是和妈妈一起淫叫
着达到高潮,然后母女俩一起酥软的瘫倒在床上,享受高潮的快感。
  直到嫁给后爸之后,妈妈才又享受到真正的男人带给她的那种空虚被填满的
充实。也许是之前憋得太久了,再加上后爸精湛得技巧和雄壮得阳具,让妈妈一
改之前矜持的伪装,完全臣服在后爸的阳具下。妈妈和后爸结婚到现在一个月的
时间,几乎每晚妈妈都要和后爸做爱,一个个新奇的做爱姿势让妈妈欲罢不能,
每次都被后爸操的欲仙欲死,嘴里大喊着一些平时无法说出口的淫言秽语。
  「操死了,鸡巴好大,插的好深,太舒服了」
  「那里不行,不要插那……啊……好疼……慢点,嘶……别那么快,慢点…
  …嘶……轻轻的动……呃……好些了……原来我就是个淫荡的婊子,那里被
插原来也会这么舒服,嗯……嗯嗯……我来了,我要尿了,嗷……」
  这样的场景余曼已经在门缝里欣赏了好多次,每次都伴随着妈妈的高潮自己
的淫水也会顺着插入蜜洞的手指或者黄瓜飞溅而出。有时甚至会在妈妈的卧室门
口自我满足后脱力瘫倒,只能等恢复些力气后才能提上裤子回到自己的床上去,
凑巧的是每当余曼回到床上,后爸才会走出卧室去卫生间处理一下。
  昨晚也是,余曼在门外观战,自己也用手指揉搓自己的阴唇和阴蒂,随着妈
妈的呻吟和后爸的怒吼以及「啪啪啪」的撞击声中,余曼也把自己送上了云端,
淫水从蜜洞中不断得涌出,把挂在膝盖处的内裤完全沁湿了,余曼干脆脱下内裤
在泥泞不堪的蜜洞上草草的擦了擦,然后向床头一扔,直接赤裸着下体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妈妈起床做早餐,看了看余曼的小隔间,又想到自己昨晚的疯
狂,不禁脸一红,「我最近这是怎么了,总是想着那些事情,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难道真是好久不做,太需要了?还是我骨子里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这老石(后爸姓石)也真是的,做就做吧,不但让我摆出母狗的姿势,还
让我说出那样羞耻的话,真是坏死了。昨天做到兴头上,还叫的那么大声,不会
让小曼听到吧?要是被她听到那可丢死人了。有时和小曼也做一些小游戏来缓解
独守空房的寂寞,但是从没有过这种不顾一切只想被插只想男人的那个东西的情
形,如果真让她听到,还不知道她会怎么笑我这个当妈的呢。」
  「不过老石的那东西还真大,比我之前买的玩具都要大,插到身体里塞的满
满的,就像一个大棒槌,每次都撞击到我的花芯上,弄得人家全身酥麻,只能任
他摆布。」
  妈妈只觉得两腿之间的花瓣已经冒起了湿气,怕是刚换的内裤又沾湿了。想
到这里,妈妈羞得稍稍低下头,用手抚摸着红红的脸颊。
  先把粥熬上,又热了几个包子,然后拿出几根黄瓜做了凉菜,最后又切了一
盘香肠,一切准备齐全,再看其他人还是没动静。
  「这死妮子,都这时候了,怎么还不起床?」妈妈自言自语的说着,走到余
曼隔间的布帘旁,抬手撩开布帘。
  此时只见余曼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衣,下体赤裸着,小腹下面的阴阜高
高鼓起,上面包着厚厚的嫩肉,象是刚出笼的雪白的馒头。馒头上布满了浓密的
阴毛,此时这些经过淫水浸泡的阴毛早已干透,凝固的淫水将阴毛黏连再一起,
硬硬的挺立着,就像一片未经处理的杂草。从馒头的下部开始,一条肉缝把馒头
分为两半,形成两片肥美丰腻的大阴唇,肉缝合的很严实,与两侧的大阴唇一起
形成一条漂亮的圆弧,伸进紧紧夹在一起的雪白大腿的深处。
  「这孩子,都这么大了,睡觉还光着屁股,也不怕着凉。」说着妈妈拿起旁
边的薄被子就想给余曼盖上。「看来这孩子还是随我,阴户上的毛好重,这上面
斑斑点点的,昨晚她肯定又自慰了,不知道小星(我的名字)能不能满足她,要
是以后性生活不和谐那可苦了小曼了。要是小星的鸡巴和老石的一样粗大,那肯
定就没问题了。」
  「呀,我这是怎么了,小星是我未来的女婿,怎么可以想女婿的那个地方,
真是不要脸了……」
  也许是睡得差不多了,妈妈拿起的被子划过余曼的身体,特别是和阴毛的摩
擦,把余曼惊醒了。
  坐起的余曼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然后双手伸了一个懒腰,身上的被子也滑了
下去。余曼突然仿佛记起了什么,猛的用双手捂住阴户,扭头向旁边看了以下,
见妈妈坐在自己旁边,不好意思的说:「妈,你怎么随便进入我的私人空间啊,
人家是有隐私的。」
  「什么隐私?你个死妮子,你小时候换尿布,怎么不说隐私啊?你上完厕所
让妈妈给你擦屁股的时候,你怎么不说隐私呢?之前我们那个……你怎么不说隐
私了。」
  「你看你都这么大了,内衣还让妈妈给你洗。」
  说着,妈妈提起余曼还有些潮湿的小内裤,抖了抖,「看看,这个是不是又
需要妈妈来洗了?」
  「呀!妈妈,你坏死了。」余曼一把夺过内裤,翻身想把它塞在枕头下面。
  此时余曼白嫩的屁股高高撅起,双膝跪在床上,一手拿着内裤,一手翻着枕
头,正准备把内裤放在枕头下面。她不知此时自己的姿势是多么的诱惑,丰满挺
翘的臀部、黑森林覆盖下微微张开的花瓣、紧缩的浅褐色菊花,就像一只发情的
母狗在向公狗展示自己的性器。
  看到这些,妈妈仿佛想到昨晚的自己,当时也是以这种羞人的姿势期迎接后
爸的阳具有力的插入。此时一股暖流也不受控制的从妈妈的蜜洞中涌出,妈妈好
像陷入了某种奇妙的状态,左手不由自主地抚摸着余曼洁白诱惑的屁股,右手按
在余曼的花瓣上轻轻的向上滑动,掠过臀沟,扫过菊花,然后又回到花心。
  突如其来的抚摸,余曼毫无防备,但正是这种最亲的人对自己敏感部位的刺
激,仿佛一股电流穿过自己的阴道,直达心底,浑身顿时酥软,一点力气也提不
起来了。
  「别……妈,别玩了,别让爸爸发现,呃……好舒服……」
  嘴上让妈妈不要动,可余曼却依然将肥臀的向后翘起,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出
于自然反应,还是想让妈妈继续抚摸挑逗。这种和妈妈的禁忌游戏,让余曼又害
羞又期待。
  「难道是这一个月和后爸的连续做爱彻底激发了妈妈内心的欲望,让妈妈堕
落成一个只知性交的……婊子?」余曼又想去阻止妈妈,但是温柔的手指爱抚阴
户和菊花的阵阵快感,让余曼嘴里拒绝的话语变为暧昧的娇喘和呻吟。余曼觉得
体内正燃起了一团火焰,炙烧着她的灵魂。私处的爱抚让她浑身发软,内心深处
有一股继续被侵犯的渴望。而两腿之间那已经很久没有被耕耘的蜜洞,更是不停
的流出淫水,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里面不断的撕咬的里面的嫩肉,痒得不行。
  空虚,瘙痒,无法抑制的渴望从身体深处涌出,余曼情不自禁的轻轻晃动着
屁股,不时从琼鼻逸出嗯嗯的呻吟声。「好舒服,妈妈,女儿那里好痒……妈妈
好会摸……妈妈把手指插到里面去吧……里面痒的厉害」余曼向后挺了挺屁股,
让阴户、肛门和妈妈的手掌上下摩擦,来缓解蜜洞内的瘙痒。但是这种摩擦只是
饮鸩止渴,不仅没有让余曼的欲望减轻,反而渴望被插入的感觉越来越强了。
  余曼的眼前中浮现出昨晚后爸和妈妈做爱的场景,特别是后爸那根雄赳赳气
昂昂挺立的大鸡巴、那紫红色的狰狞吓人的大龟头仿佛就在余曼的眼前跳动。
「好想要大鸡巴……像爸爸那样的大鸡巴……爸爸的大鸡巴好大,我想要爸爸的
大鸡巴……」余曼的阴唇淫荡的蠕动着,好像离开水的鱼儿的嘴巴一张一合的。
  这一刻她完全忘记了我这个正牌男友,鬼使神差的喊出了「想要爸爸大鸡巴」
的话语。
  「你这个小骚货,那是你爸爸,你想乱伦啊。」妈妈听了余曼的话,有些吃
味,「你爸的那根鸡巴是我的,你想要,用你男朋友的去。」妈妈边说搬用用手
覆盖着余曼的花瓣,两个手指捻捏中肉缝中已经突起得阴蒂,加快了揉弄的速度。
  「嗯……小星的……的鸡巴没有爸爸的大,我想……想要更大的……爸爸操
你时我都看到了,你像母狗一样撅着……肥腚,爸爸的大鸡巴在你的骚逼里来回
抽送,你也比咱俩互插时浪多了,什么鸡巴也比不上爸爸的大鸡巴。」
  「啊……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人家……人家好舒服……呜
……不行了……嗯嗯啊……不行了……下面太爽了……啊啊……小屄要爽飞了…
  …啊啊……」
  余曼只觉得一波一波快感不停的袭来,就像在起伏的大海上,随着海浪的波
动,一次次被高高的抛起,又飞快地落下。蜜洞里的淫水不停的涌出,顺着余曼
黏成绺的阴毛滴在床上,形成一片水渍。
  妈妈的手指已经插入了余曼的阴道,在淫水的润滑下快速的进出。
  「啊……还不够,妈,再快点。操死我吧,我要到了,快点,好痒,快用更
粗的来操我的逼。」
  阴唇包裹着妈妈纤细的手指不停的蠕动着,仿佛想把妈妈的整个手臂都吞进
去。
  听了女儿的话,妈妈把刚才做早餐时准备的黄瓜拿在手中,在余曼的肉缝上
摩擦了几下,待黄瓜已经完全沾满了女儿的淫水后,一把插入余曼那早已泥泞不
堪的骚逼。
  「你个小骚逼,你不是想要大鸡巴吗,妈可没长那玩意,不过可以用这根黄
瓜来满足你,粗细和你爸的差不多,以后你想你爸的鸡巴,就自己用黄瓜插一插,
可不能……乱伦,嗯……妈也想要了……」
  和女儿玩了半天,又说出乱伦这种词语,妈妈把自己的情欲也完全挑逗起来
了,下体的淫水也早已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
  「不行,不能光让你享受,妈的逼也想要了,我们一起舒服一下吧」
  妈妈一把脱下睡裤,用手分开阴唇,对准插余曼逼洞中露出的半截黄瓜,一
屁股顶了上去。
  「哦……好舒服……妈也受不了,呃……妈的逼好爽,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
妈总感觉逼里空虚,总想有个东西一直插在里面……无论是你爸的鸡巴,还是黄
瓜,茄子,都来插我吧,嗯……嗯……」
  此时,母女两都四肢着地,趴在床上,撅着两个同样又白又肥的屁股猛烈的
撞击,一根粗大的黄瓜,在母女屁股间若隐若现。母女两个都幻想着屁股后面就
是后爸在挺着他那跟巨大的鸡巴用力的抽插着自己娇嫩的阴道。
  唇与唇的咬合,毛与毛的纠缠,臀与臀的撞击。一对母女的淫戏在一片布帘
分割的小床上上演。母女二人此时已经完全被淫欲控制,只知道用力的耸动肥臀,
吞吐肉洞中的黄瓜,帘外的其他事情统统抛在了脑后。
  她们不知道,在她们淫戏刚刚开始的时候,后爸就已经来到了外屋,他先是
把一瓶透明的药水倒在煮好的粥里,然后就拿着手机站在布帘外通过缝隙录下了
这对母女疯狂的性交场景。
  「哦……要来了……大鸡巴好厉害,操死了,不行了……大鸡巴操死骚婊子
了……」妈妈犹如置身于昨晚的情景,骚逼被后爸的鸡巴操弄着。
  「爸爸的鸡巴好粗好硬,比小星的操的舒服,以后我就要爸爸的鸡巴操……
  呃……到了……呃呃……」余曼伸长了脖子,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意识,两眼
向上翻着,嘴巴张的大大的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
  「你们干什么呢!」这时,门帘被撩开,后爸拿着录像的手机,走了进来。
  后爸的声音,让二人一惊,再加上下体中黄瓜的刺激,母女俩瞬间突破了巅
峰,一起达到了高潮。此时一片寂静,妈妈和余曼都浑身颤抖,她们的阴道猛烈
收缩,瞬间分泌出大量阴精引发了潮吹,热烫蜜液将还留在体内的黄瓜淋透,又
从交合处流了出来,打湿了一大片床单。
  「嗷……呃……」,随着阴精的喷出,妈妈和余曼都发出了满足的淫叫,由
于姿势的改变,插入二人阴道里的黄瓜也从中间折断。
  妈妈和余曼都仰躺在床上,身体不住的抽搐,下体还不时的喷射出一股股的
阴精冲刷着阴道中的半截黄瓜。
  而这一幕都被爸爸的手机准确的记录了下来。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