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十四章
  我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干脆随他弄,「随你,只要不太过份。」
  「一定会过份,我们都得听主持人指令。」
  我正要询问,就听到麦克风:「各位来宾,这两位模特儿身上穿的,看起来
简单,其实是我们公司花费数年时间找寻适合材料所设计出来的产品,相信各位
早已心动,我现在让各位看得更清楚。请男士帮女士睡衣脱下,要加点煽情动作,
请!」
  小金轻声:「忍一下,海阔天空,我也是临时才被告知的」
  真的上了贼船,「嗯。」我点头示意。心想反正没有摄像,不会留下纪录。
  小金粗糙的手在我屁股抚过,突然轻轻一巴掌,「啪……」
  「啊……」睡衣勾勾被解开,「嗄……」睡衣被取下拿给主持人,我双手交
叉遮住胸脯,偎在小金胸肌上。台下响起热烈掌声。
  主持人:「各位仔细看,这好像只是长80cm宽8cm薄纱布条,其实不
然,它肉色绑带钩扣都是特殊材料特殊技术,都是我们公司专利注册产品。另外
我要赞美这位猛男,这一巴掌拍得好,不但增加了买气,也让大家都在遐思。女
士们穿上这种睡衣,他们的情人包准会很用力的打她屁股后,来一段情不自禁的
激烈行为 .请各位把订单写好交给服务人员。」
  小金在我耳边轻声:「糟了,我们都要一丝不挂,忍一忍,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们都是小蚂蚁,懂吗?」
  我用质疑得眼神看小金,得到一句,「我会想办法帮你遮挡,千万别跟业主
抗争。」
  这句话让我觉得有点感动,可惜他只靠身材脸蛋的猛男,不是「好男人」,
但当个情人应该是理想人选……
  「现在为大家介绍『神奇乳贴』,它是一种合成纤维所制,会透气,最大特
点是能把胸部托起和收束,让人感觉像穿了胸罩一样。虽然是情趣乳贴,但也适
合搭配晚礼服。是现在请我们猛男帮女士取下乳贴,让大家触摸一下它柔软的品
质 .」
  听到取下乳贴我立刻双手收紧,深怕乳房裸露,其实内心暴露欲在上一场早
已被挑起,下意识扭了一下屁股。
  小金感触到我的扭动:「放松心情,等三四分钟就过去了 .」他完全误会了,
我内心的欲望暴露。
  他取下乳贴交给主持人后,我立刻返身抱住他,胸脯紧贴他胸前,以防露点
穿帮外,也感受到他硬梆梆得肌肉,蜜汁在蠢蠢欲动……
  主持人:「各位来宾,触摸感满意的话,不要客气的下订单,最后,我们一
起欣赏男女T字裤,请互相帮对方脱下,大家拍手鼓励 .」顿使掌声如雷。
  小金顺手轻松拉开T字裤活结,交给主持人,自己蹲下,将我拦腰扛起,背
部向上:「赶快把我T字裤解下丢过去。」
  我照着指示,解开T字裤后递给主持人,又是一阵激烈的掌声。回过头才发
觉他鸡巴怒挺在我嘴边,还好波浪型长发下垂,适时挡住它,又造成一阵轰动。
  他扛着我快到更衣室门口时,我下意识地舔了他幽黑的龟头,天啊!两个人
都愣住,接下来「啪……啪……」我屁股重重挨了2下,这又刺激到敏感带,淫
水终于不受控制大量的流出,顺着腿部,流到高跟鞋里。
  我正要穿回衣服时,胡导的声音:「先不忙着穿,我们许晶大导演要看你。 」
  我抬头一看,他旁边坐着正是大导演许晶,正盯着我看。
  许晶:「下个月有一部三级片开拍,女配角一直找不到,刚刚看过你的演出,
无论身材演技表情都很好,你很适合这个角色。如果愿意的话,明天先到办公室
剧务组看完剧本后,顺便让监制检视身材,通过后即可签约。有3天时间慢慢考
虑。 这是我名片。」
  「只要正面不全裸,三点不露,我愿意。」
  「我也是刚接到邀请,还不清楚有无正面全裸,这可以商量。你明天先到办
公室剧务组看完剧本再说吧,而且监制还没看过你,不确定她是否会同意我挑的
人选。」
  捡起内裤像泡在水里一样,看样子是不能穿了,反正互相都见过裸体,我就
豪不避讳的在2男2女4双眼睛注视下,真空直接穿回紫色超迷你短裙露背晚装。
  现在体会到陈冰所说,要习惯裸体,我已经习惯了。
  小金:「先送你回家。」
  「刚刚小莉姐说有个庆功宴,我也想参加,我从来没参加过庆功宴 .」我说。
  女模小萱:「我们的庆功宴很疯狂,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会玩到很尽兴,到
时候你后悔,场面就很难堪 .」
  今天淫水好像特别多,我听到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下面又有水流出,我已经
3个月没被男人滋润,如果后门不算,整整半年了。
  刚刚近乎猥亵的情趣内衣秀表演,又有猛男配合,已彻底勾起了潜在的暴露
及性欲。我内心渴望无比想在众人面前裸露,却不敢直说:「我只是想尽快融入
这个的圈子,多交些圈内朋友而已。」
  小金看穿我的企图:「我们欢迎你参加 .」
  我单独一人坐在小金的车子副驾使位置,两台宝马车沿着产业道路往山上走,
在半山腰停在一处很隐密的两层楼旧木屋前停下,木屋周围长满了达三层楼高孟
宗竹,完全遮住木屋。
  下车前,我吻了一下小金脸颊:「依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很感谢哥哥在秀
场的帮忙遮掩,尤其拿卫生纸和毛巾,解决了不少麻烦 .」说完我的脸红头低的
到达顶点。
  小金:「都是应该要做的,尤其你是第一次走情趣秀场。倒到是我在秀场看
到你那圆又翘屁股,忍不住拍了好几下,这失礼行为,才应该跟你道歉才是。」
  屁股被猛男讚美,心理爽快极了。
  「其实你在拍我屁股时,我看台下买家都特别激动,增加了不少情趣,也增
加了不少买气,这是为了工作需要,不能怪你。」其实我还想说:你粗糙的手掌
打在屁股上好舒服,在多打几下我会更爽。
  小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像看穿了我的欲望。「小骚包!下车罗!」
  我跟着他们进到屋内,里面宽敞至少400平方米,高级原木装璜,有吧台,
KTV伴唱设备,舞池。吧台边已有两位男士在喝酒,看她们的身材肤色,应该
是猛男同行。
  小金:「这是汪依颖,他是小黄,左边是阿达,都是同行。」
  阿达:「大名鼎鼎,果然人美,欢迎 .」
  我客气的点头示意。
  小萱:「我带你上去参观。」没等我回答,就拉着我上楼。
  三个平均大的房间相连着,小萱带我一间一间介绍,每间都有40平方米。
  这间是健身室,里面都是健身运动器材。这间是起居室,里面有一张超级大
床,顶上有一面大镜子,我看到床顶镜面时,几乎就要瘫软,淫水不争气又流了
出来……这间是大浴室,有一个鸳鸯浴缸,至少可容纳6个人,中间有张皮制搓
澡床;我猜想大概室休息用的。
  「你倒底多久没被男人干过?我看一晚上流的水有一大盆了,还好有4个猛
男在场,大锅操也够你爽了 .」
  4个猛男?大锅操?
  我低头红着脸没回答,也不敢回答。
  接着走到阳台,好大的阳台,中间还有乒乓球桌,依颖觉得怪怪的:「小萱
姊,这球台怎么放外面,上面皮带做什么的?」
  「这里的房间都很大,都可以玩集体游戏,游戏内容自己去想像。说不定你
马上就知道了 .」跟我打哑谜。
  回到房间时,小莉正在讲电话,挂掉后在小萱耳边说了句,两人就跟小金打
声招呼共同离去。现场4男1女,变得尴尬沉默。
  小金:「要不先去洗个澡,我看你高跟鞋里还在积水呢。」
  「死鬼 .」我轻轻一拳挥去,手腕被他牢牢抓住,头朝背屁股朝前拦腰被扛
起,就往2楼走,小天跟了上来。难道3P?
  我心里有点蠢动,但是外表要装作淑女,否则以后难以做人,也就做不成「
坏女人」了。
  我拼命踢腿,「放下我,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干你罗。」
  我继续踢腿,「啪……啪……」「啊……啊……」我嗲声回应屁股上的两巴
掌。
  争札中一只高跟鞋掉下,小天接住:「果然积水2公分 .」
  令我吃惊的是,他居然把高跟鞋里的淫水到进嘴里一口喝下。
  他说:「好甜。」
  我回应:「恶心」
  我继续用力挣扎,「啪……啪……」「啊……啊……」
  「不要打我屁股 .」我娇声喊着,语气明白的鼓励继续打。他粗糙的手掌,
拍在屁股上好舒服的感觉。可惜没继续。
  到了浴池,他放下我,轻轻松松的解下我超迷你裙露背晚装,把我抱起来仰
躺放到皮床上。两人接着进来,交头接耳一阵。
  我在想难道是3P?
  小金脸色突然变的有些唳气:「躺好别乱动,我们要帮你清洗一下身上的脏
东西。」
  原本是和善面孔,突然变的凶狠,让我有点害怕,不过我很欣赏这种霸道男
人。
  我一躺上,小金盯着我仔细观赏,双手也没闲着,用力揉捏我的弹性奶子。
  小天用床侧的皮带扣住我柔软的腰部,拿着小水管,对着我的穴口冲洗起来,
突然的刺激,我开始扭动,接着又涂抹肥皂,屄腔里外刻意用手指头挖弄,加上
小金在奶子上噬虐终于受不了,开始大力扭动,「嗯……嗯……」大声呻吟。
  「啪……」「啊……」小金反手一巴掌甩在我脸上,痛得有点发麻,他变的
霸道又粗暴。
  「干嘛打我?」
  小金没有回答:「不要乱动,小天帮你洗干净,玩起来才舒服 .」
  「我有答应小天吗?小天不能碰我。这是强暴,放开我 .」
  是人都觉得我并非强力拒绝,有点做作的意味;从我淫穴泊泊流出的水,说
明了一切。
  小天:「我的手并没有碰到你 .」他不理会继续用水管冲洗淫穴。
  一阵子后,换了一只软毛刷,开始用螺旋方式在屄腔内进出,「嗯……哦…
  …」我大声呻吟。感觉屄腔内有千百只虫再游走,再也受不了就抬高屁股,
高高落下,动作一再重複.
  小金:「让你别动,你还敢乱动,小天,他不让我们洗干净,你说该怎么办? 」
  小天:「老大,带到水床上玩死她 .」
  「不行,我只答应让金哥玩,是感恩报答,没有答应让你玩。
  」小金看出了我表面拒绝,内心却渴望的意图。
  小金:「你现在穿回衣服,只要跑得出木屋,或10分钟我抓不到你,就送
你回去,否则就随我们玩,考虑一下。」
  我一听到随我们玩,又亢奋的夹紧屁股,大腿也相互磨擦,淫水自然加速流
了下来。这些都被小金看在眼里。
  明知不可能逃脱,演一场逼真一点的戏码,否则成名后,这些淫荡事难保不
被提起。
  「我不同意,我同意让你玩;其他人不行。」
  小金让小天出去后,「本来我们都玩集体游戏,这样子才好玩。你第一次来
这里就破坏规矩,你真的不该参加的;我很难做人 .」
  「我不管,我只让你玩。」
  「我不能破坏规矩。如果你不同意,我会安全的送你回家。前提是你必须留
下裸照,以防止你泄漏这里的秘密。」
  「死鬼!我能不答应吗?我有个要求,他们完事后,你必须陪我睡,要保护
我,知道吗,死鬼。」我真是下贱,主动送上门外,还嗲声嗲气像个妓女在街头
揽客。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不被轮奸,除非你自愿被轮暴。我去协商。」小金再
进来时:「他们都同意,除非你自愿,否则不轮奸你。你赶快穿好衣服,准备逃
跑。」
  我穿上紧身晚装后,发觉超短迷你短裙,紧紧包住屁股大腿跟,根本无法奔
跑。脱光裸奔?
  这时小金在我耳边:「别紧张,我会慢慢追着你。小婊子,做妓女还要贞洁
牌坊。」
  我觉得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完全看穿我的谋划。
  「去你的,死鬼!」我真想问他会读心术吗?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
  随便穿上不知道谁的布鞋,往楼下奔跑,又觉得下摆裙子包太紧,旧撂起裙
子跑向大门,门已上锁 .
  「救命,救命!开门阿 .」边说边敲大门。
  阿达:「哇!好美的屁股」
  小黄:「修长的美腿,好美啊!」
  他们嘻嘻哈哈的说笑,这时小金挺着他粗硬的分身,全裸的走下来。
  「别过来,别……别过来,救命啊!强奸啊……」我大声地呼喊。
  「荒郊野外,你叫给谁听?」这时小金离我很近,我趁他不注意又跑上楼往
楼上阳台奔去,「嘘」一声,背后拉炼被小金扯开,他是故意的
  后面传来几声,「屁股在扭一扭」「裙子拉高点」「脱光跑得比较快」。
  小金:「一起上楼观赏我猫抓老鼠戏码。」
  我跑到乒乓球台旁边,想到在马校长地下室圆型舞台,这边阳台有乒乓球台,
绕着跑几圈吧。
  「还剩4分钟。」
  我拚了,两手一垂,我又一丝不挂,「嗨……」我叹了口气,即使我裸露着
校花级身材,这批人早已司空见惯。
  这时4个戴黑毛线头套,只露出两眼及鼻子嘴巴3个洞外,一丝不挂的猛男
出现在眼前,个个分身又粗又长,6块腹肌,人鱼线。天啊!5P吗?为什么要
遮脸?一定是为了增加情趣。
  这时双腿有点发软,赶快用手撑在球台上。淫水又流了下来。
  这时小金戴着头套一个剑步冲过来,我迅速跑开,他时快时慢追着我跑,为
了跑快点,我不管奶子甩屁股扭的又引来一阵讥笑。
  「像个跳脱衣舞的。」
  「屁股好翘。」
  「还有2分钟。」
  他做势要跑,我也准备好要逃。没想到他双手一撑台面一个双杠倒翻身,翻
在我面前,扣住我的蛇腰往他怀里压紧,「啪……啪……啪……啊……啊……啊
……」三巴掌狠狠拍在屁股上,紫红色掌印出现在屁股。
  「告诉你,我们身上的肌肉不是画上去的,是练出来的,现在抓到你了,认
不认输。」
  「不公平,我不认输 .」
  小黄声音:「你耍赖,这由不得你,老大,每人先轮一遍再说 .」
  小金:「不急,对付赖皮的人,我们也不必遵守约定。先把她抬起来绕一圈。 」
  这时3人三角形蹲下,一会儿我就像扛猪公般的脸朝地被抬起来,自己迷死
人的玉腿架在阿达肩膀,双手被抓得牢牢,乳房一边一个被抓紧顶住,防止掉下
来。悬吊在离地1米半距离的胴体,我一丝不挂的彻底呈现在4个猛男前。
  「金哥哥,救我!这样太丢脸了,啊,我奶子要破了,啊达哥,那里不能摸。」
  「大家都一丝不挂,1女4男,你占太多便宜,要公平。」阿达说完,空出
一只手就摸我的三角地带,两人分别拉扯翻弄一对乳房,我不停的踢踹和挺耸,
乳房也激烈的摆荡,「啊……嗯……不要啊……你们不可以这样子,哦……啊…
  …天啊……嗯……受不了……放过我吧……」
  随着晃动,淫水又泊泊流下来;从来没有被3个男人一起玩弄,潜在的被虐
欲蠢蠢欲动。
  小金声音:「我们公主下面流汗了,赶快抬到起居室休息。」
  我被放到床上,看到床尾有个门型框架,横杆上系着两根麻绳床头两边有皮
制手铐,难道他们要固定住我的身躯?
  小金:「老二上来固定她的脚,老三下去把门都关好,4扇门都要好后在上
来,老四协助老二 .」
  我很奇怪,明明只有一扇门,怎么变成四扇。事隔一个月,我收到小金传来
的影片,才知道这间起居室装有四具针孔摄像机。
  差一点破坏我的计画,此事容后交代。
  小天分开我两两腿,拿起一根绳索要绑助我的左腿。
  「你们……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不可以绑我。」我双脚拼命又踢又踹,
小金抬手凶狠一巴掌「啪……」打在我脸上,脸颊马上显现掌痕肿起来,脸上一
阵发麻,可见凶残的程度。
  「给脸不要脸的臭婊子,不给你颜色看,你就不知道厉害,老三,上来时带
根竹鞭来 .」小金声音变得冷漠凶狠,跟之前和善面孔,轻柔声音应完全判若两
人。
  老三上来手中多了食指粗半米长的竹鞭。我想到在校长室挨藤条打得痛础,
全身抖动一下。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才是他的真面目,有点怕人。隐约觉得自己上了贼船。
  这时四肢已被拉开紧紧捆住,小天在我屁股下垫了枕头,使得三角禁区高高
挺起。
  老二跪在我两腿中间,低着头两手掰开穴口,舌头开始身进穴内钻动;
  我的身体一阵颤抖,「……啊……不能这样……刚刚说好的……啊……天哪
……」
  四肢被固定,我全身只能上下扭转摆动,呻吟越来越大声。
  他们像受过训练般的动作一致,左右奶子分别被老三老四一只手捏住把玩,
一面伸出舌头舔着奶头,偶而伸出另一只手捏着奶头旋转,刺激着奶头。小天有
了两人的帮忙,他的舌头开始刁钻灵活的在我淫穴内搅动,舔到花心了。一阵酥
软感,使原本强忍着快感与风骚表情,随着左右摇晃的脑袋,露出了春意。
  「不要啊……不可已……金哥哥,要帮我……哦……」呻吟变成嚎叫。
  「你这淫娃不用假装了,今天真空跟过来不就是让我们操,淫穴都湿成这样,
还敢说不想让我们操。」
  「不是这样,我……我……只想让你一个人操……」
  这时老四阿达伸出两根指头到我嘴面前:「舔!当成我老二好好舔。」
  看到他们强壮的肌肉,我早已忘了羞耻心。
  「唬……唬……」竹鞭磨擦空气的声音,我惧怕又羞赧的看一下他们:「我
会乖乖听话,你们不能用竹鞭打我屁股。」嗲声特地强调竹鞭跟屁股,小金应该
知道含意;可以用手打屁股。
  我先是轻轻地舔着指尖,慢慢的将两根手指头吞进嘴里。到这种地步,尽量
淫荡点,尽快满足他们后就走人吧。我提起精神,将口里的手指允的渍渍有声,
好像在吃美味佳肴;更是透露出无比的淫荡。
  老二小天:「老大!不管了,我现在就要干她 .」他挺起屁股就要插进来,
我摇一下屁股就闪开。
  小金:「老二,今天干嘛这么猴急?」
  小天:「老大,我忍不住了,没见过这么骚的女人,我们先把她松绑干了在
说,真的忍不住了。」
  小金:「你忘啦,我们都还没喂她吃香蕉喝豆浆,你叫她饿肚子?不过先松
绑,料她也不敢跑。」
  「唬……唬……」小金一再挥舞着竹鞭。
  「我不跑,金哥!别吓我 .」
  「我帮你松绑后,你要好好乖乖听话,像奴隶服侍主人一样,不然……嘿嘿
……唬……唬……」
  「我一定乖乖听话,做你们的性奴,千万别用竹鞭打我屁股 .」我哆索地回
答。
  四肢终于可以活动,我爬下床站着舒展手脚,扭腰摆臀甩奶,好舒服啊!
  我偷瞄了一眼,各各老二都一柱擎天,青筋明显。
  「现在换位置,老三舔穴,我喂她吃香蕉磨豆浆,老二打奶炮,老四让她撸
管。你仰躺中间,把头颈垂在床沿外 .」
  「金哥哥,这样会吓到我,也不好玩。你们四个人,个个人高马大,如果都
挤到我身上,虽然刺激,但会很壅挤,碰碰撞撞会不舒服。」
  「说的也对,那分成两批,老二跟我先上,老三老四再旁边捏奶玩腿,妈的,
老子什么美女都见过,就没见过着么贱的,今天不把你屄干肿,就不是人。
  今天是安全期吗?」
  「噢!难道你不喜欢我贱?今天是危险期 .」我斜飘了一个媚眼。
  「兄弟们,通通喂到她嘴里。」
  我怀着恐惧又想尝试的心情刚躺好,小金舌头迫不急待的伸了进来,他一下
子就舔到花心要害,技巧比小天高明许多。
  他舔外阴核时,我身体不断随着他舔弄颤抖不已。
  我终于忍不住了,「哦……不要……不要啊……不要舔了……」
  这时他停止舔弄,我顿感空虚,「怎么不舔了……噢……噢……快点……再
帮我舔一遍……」
  「妈的,你到底要还是不要,要就大声求我 .」
  「求求你……再帮我舔……舔一遍……让我爽死好了……」我下贱到极点。
  说完,一支粗黑又长的鸡巴呈现在眼前,「骚屄,不要只顾自己爽,好好侍
候。」
  「小天哥哥,你的好粗又长,我一定会好好侍候,但人家没经验,哥哥要教
我。」我伸出舌头围着他龟头轻舔,一只手轻摸着两颗蛋蛋。
  轻舔一阵后,他的鸡巴渐渐往我嘴巴戳挤:「嘴巴张大,把整只吃进去 .」
  我张大嘴巴,虽然他鸡巴粗了些但还是慢慢把整根吞进去。
  这时小黄阿达很有默契同时用一手把玩我奶子,一手捏住乳头旋转往上拉高,
痛得我屈起小腿又放下,脚掌不停踢着床垫,感觉就要被扯断时,才松开让奶头
反弹回来。我刚觉得轻松许多,两只手又加速拉扯乳头,乳房被揉成各种形状。
  小天看到他们的动作,也开始加快速度抽操着我的嘴巴:「嘴巴再张大,我
要冲刺了。」
  接着他狂乱的顶操,让原本已撑到极限的小口,被他粗又长的分身把腮帮子
顶的鼓胀,强而有力的戳刺,让我喉头成了标准的深喉咙。
  「呕……呕……呕……」我不停做呕,噎的快断气。
  正在舔屄的小金,也不遑多让,舌头深入穴内,探索大小阴唇或洞内层层花
瓣,都津津有味的的品尝着。我随着他的舔弄,我的屁股越抬越高,拼命的摇摆
脑袋瓜子,双手拍打着床面。
  老三老四啃咬奶头,一手快速撸管。小天双手紧紧按住我的头,腰部高速挺
动,随着一声低吼,小天把子孙全数射进我喉咙深处。
  我紧紧地含住棒身,咕噜咕噜的咽下他的精液,等他射完才吐出肉棒后,用
舌头清理完残液。
  「天哥哥,满意吗?」
  正在撸管老三老四看到我淫荡妖娆的样子,似乎忍不住:「老大我们受不了,
太骚了,要射她哪里?」
  「你们三个今天怎么这么快?没出息,一个帮他洗脸,一个洗头。」老三。
  小黄:「两只手掌合起来,接住我的精液,然后往脸上涂抹,不能漏到外面,
露出一滴,打你屁股一下。」
  「我会听话乖乖照做,千万不能打我屁股 .」接完精液直接涂抹在脸颊。斜
眼飘看小黄,心里想着,还有什么绝招,通通拿出来。
  刚涂完,头皮一阵温热,很快就随着长发流落下来。
  三只肉棒几乎同时射在嘴巴脸部头顶,这些羞辱动作,让自己感到沁入心脾
的快活。
  我已到爆发边缘,终于在小金舌头舔到阴蒂时,全身不停哆嗦,在我一声尖
叫,「啊……」我崩馈了。接着山洪爆发,阴唇夹住小金舌头。
  「你们好坏,我要死了!」头一偏,我昏过去了;也赢来人生第一次高潮。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